返回第六百十章 为末将做主  赝太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此时夜深云重,可以听见南方河水潺潺汩汩之声不绝于耳,这是春雨聚水,沉默了良久,毕信咬着后槽牙,说了一句:“挖!”

    这就是下定决心了,苏子籍点了下头,看向野道人。

    野道人精通堪舆之术,转着看风水,说:“我看了这块地,整个康乐伯府的坟地是京城玉山下来的分支,原本不错,能益宅益官,而且这块毕张氏的坟地,在其中不算顶尖,也算是排前。”

    “看来,你父还是有些良心。”

    听到这里,毕信已涕泣难禁泪流满面。

    “毕张氏,我们冒犯了。”野道人在墓碑前放下了纸裱,轻声说:“毕公子,请磕首告罪,不过不要重,轻些。”

    毕信二话不说,磕了下去,喃喃祈祷,虽说轻些,还是沾了泥,又迷茫的问:“要不要烧些香烛纸裱?”

    “毕公子,我们不是光明正大来扫墓,痕迹越少越好。”

    “香烛纸裱烧了,别说是内行人,就是外人都能发觉痕迹,你磕首告罪,你母地下有灵,都会瞧见听见了,不会怪罪的……”

    顿了一顿,野道人又说:“能挖,回头放回去了,也看不出太多痕迹。”

    这就是指的不会被人发现了。

    随着这话,今晚夜色甚美,挂在天空明月,从云的缝隙而照,十分的明亮,照得大地亮堂堂的,都不必点火把,可以直接这么挖了。

    苏子籍跟洛姜只淡淡看着,野道人是指挥的那个,告诉真正动手去挖的毕信怎么挖才能更快更稳妥将坟墓给打开。

    毕竟不是普通的坟包,外面也垒着一些石头,撬开坟墓也需要一点技巧。

    在野道人的指挥下,一炷香时间,坟墓顺利被挖开,一具棺材暴露在了几个人的视野之中。

    “母亲!”毕信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给棺材里的人磕了三个响头:“请原谅儿子不孝,要开棺验尸,若您真是被人所害,请保佑儿子这次能顺利查出您的死因!”

    流着眼泪拜完,毕信上前一狠心,将棺材盖子给掀开了。

    因棺材钉已在刚才被启开了,现在一掀,随着咚一声,沉重棺材盖落地,里面的一切,都在明亮的月光下无所遁形。

    毕信强忍着痛苦,朝着棺材里看去。

    因已经过去了数月,虽是用的上好棺材,又是密封情况下,尸体还有着一部分也已经半腐烂的状态,扑鼻的恶臭在四周弥漫,里面的样子更是能让一般的权贵直接吐出来。

    毕信作为羽林卫,见过死人,里面躺着的又是亡母,没有太剧烈的反应。

    野道人作“经验丰富”的前帮派军师,自然也是无惧。

    洛姜倒是有些惊讶地看了代国公一眼,觉得这位代国公实在是不同寻常,作为皇子皇孙,哪怕是齐王这样看着跟武人亲近,在代国公这般大时,怕也做不到面对此情此景都神色不变?

    野道人掏出一根很长的银针,告罪了一声,朝着里面尸身喉咙和胃部就刺了一下,拔出来,对着月光一照,上面颜色已有了变化。

    野道人又让苏子籍来看着银针:“果然是中毒死的!”

    他的心里也着实松了口气,这次的事情是场大乌龙,那主公虽然也能得了毕信这员年轻小将跟随,但不会跟康乐伯府彻底撕开,就意味着不能真的身心都认同成为代国公党。

    而现在,第二任康乐伯夫人的死,与中毒有关,不管是谁下手毒杀了这位康乐伯夫人,就冲着康乐伯没有出面为妻子主持公道,没有让凶手伏法,毕信就势必会与康乐伯翻脸。

    这可真是……妙极了!

    野道人心里高兴,但脸上没露出分毫,还带着一点同情看向已呆住了的毕信。

    退出畅读模式,可以看完整内容。
幻月 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