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零九章 响铃草  赝太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洛姜有些惊疑地抬头看了代国公一眼,结果与苏子籍目光一对,那双清凌凌的眸子,仿佛能看破她心中的一切所想,让洛姜又立刻低下了头,应了一声:“是!”

    看着洛姜老实地走出去,去守着,苏子籍才对毕信说:“现在你可以说了。”

    毕信并不知道在这代国公府里,谁是代国公的心腹,见代国公似乎还挺信任这个少女,就以为她必是代国公的心腹,没了外人在,毕信的话也就容易往外掏了。

    “指挥使大人,末将想求您一件事,如果能办到,末将就发誓追随您,甘愿做马前卒!”

    “毕信,你这话说的可就有些严重了。”苏子籍没有立刻答应,而劝了一番:“你可是伯府的公子,有什么事,还需要找我来帮你?”

    毕信苦笑一声:“伯府的公子?实不相瞒,大人,末将在康乐伯府里,连个普通庶子都不如,不,连普通的管事都不如,这也就算了,我也没什么可怨怼,只想着以后靠自己的努力,让身边的人过上好日子。”

    “可我母亲,她、她在末将去年故去,当时给的解释,是生了暴病,来不及请大夫,人就没了。”

    “这话,我相信了,我一直都信,毕竟这话是我父亲说的……但若父亲为了帮他更在意的人掩饰罪行,故意骗我?”

    毕信眼圈泛红,哑着嗓子:“事关家母的死因,末将想求指挥使大人帮着调查,让末将知道,家母到底是死于暴病,还是死于中毒。”

    苏子籍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才说:“你这话可重了,你是怀疑你大哥毒杀了你母亲?你可知道,一旦这事泄漏,康乐伯府就有不测之祸!”

    苏子籍眸子清凌凌,似乎直穿人心,毕信重重的拜了下去,声音嘶哑:“是,末将就是有这怀疑。”

    “末将不敢请代国公替我讨个公道,末将也不想使康乐伯府身败名裂,末将只想着知道实情,只是末将在康乐伯府中,根本没有可用之人,又不敢用羽林卫的人,末将想来想去,只有代国公才能帮我一把,所以才求到大人。”

    “还请大人成全。”

    毕信连连叩首。

    “你也是一片纯孝之心,难得,我可以答应你。”苏子籍暗叹,毕信也不简单,虽然以毕信的处境,其实投靠自己是唯一最好的选择,但是能迅速想到,并且还以此投靠,就不简单了。

    让上位放心,其实就是这种带把柄的恳求。

    毕竟投靠其实是相互认可的过程。

    见毕信一下子仿佛松了口气,苏子籍又说着:“不过,可能会惊动了你母亲的亡魂,即便如此,你也要知道真相,是吗?”

    “……是!”

    见毕信没有改变想法,苏子籍出去,让人去查,谁会检查尸体。

    刚才在屏风后,籍寥寥几句话,得知了毕信来意,野道人对自家主公的判断能力真是心悦诚服。

    这时也不避讳,直接转了出来说:“主上,这事倒不必找旁人了,检查尸体,我以前曾干过。”

    野道人转出来时,毕信是吓了一跳,这种事本是极机密的事,要是私掘母亲坟墓,就算查实是毒杀,也是大不孝,要流放。

    但立刻明白,这人必是代国公的心腹。

    等到听说野道人是代国公府的家令,毕信差点没绷住表情——本以为是要在仆人选一个人,却没想到是代国公府的家令主动请缨。

    虽说英雄不论出处,但一个现在看起来像是儒生的家令,怎么还干过这个?

    野道人从不遮掩自己的过去,而他也凭着自己的实力,成功占据着苏子籍第一谋士的地位,此时说起过去干过这事,也不怎么心虚了。
    退出畅读模式,可以看完整内容。
幻月 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