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十二章面向太阳的佛,不见星海的少年  大道朝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恒星的光线在暴雨般的合金碎片、军人尸体间缓慢移动。

    宇宙就像是一座安静的坟场。

    那把巨大的铁刀切开了整艘战舰,就像是一块墓碑。

    绝大多数人在铁刀到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死去,直接被那道沧桑的刀意震碎了心脉,不用承受冰冷太空带来的痛苦与绝望。

    铁刀静止在破裂的战舰那边,没有继续向前,因为被挡住了。

    与如山般的铁刀相比,中年人就是一个小黑点。

    但铁刀静止,就是因为他。

    他用两根手指捏着铁刀的刀锋,脸上的神情与手指的动作都很慎重,小心翼翼,仿佛捏着宇宙里最珍稀的宝物。

    满是碎片、死尸、尘埃的太空里,忽然出现一抹血红色。

    那些艳丽的红渐渐凝成形状,竟是一棵松树。

    中年人看着铁刀那边、远处的曹园微微一笑,拇指与食指的指节处微微发白,隐隐用力。

    一道极小的波纹从他捏着铁刀的位置向前荡去,起伏越来越大。

    铁刀表面起了一道波浪,继而成惊涛骇浪,发生严重的变形。

    宇宙里没有声音,但那些没有被刀意震死的军方强者,还有正在赶来的两艘战舰上的人们都仿佛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

    铁刀再也承受不住,生出无数道裂缝,变成数十万块碎片,向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去!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这把铁刀曾经斩过天地、战过雪姬,曾经变形过,刀锋也曾经出现过破口,但从来没有发生过真正严重的损毁,真可以说得上是坚不可摧的至宝,谁能想到今夜居然被两根极细的手指捏碎了!

    中年人不愧是血魔教的创教老祖、数万年的飞升者,境界实力强大得难以想象。

    那颗血色的松树消散在黑暗的空间里,铁刀裂成的数十万块碎片也随之消散。

    曹园从原先的位置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

    数十名军方的列星境强者穿着战斗装甲疾速飞来,其余两艘战舰避开铁刀化作的弹雨后也在疾速赶来。

    中年人微微挑眉,举起两根手指摆了摆。

    数十台战斗装甲引擎全速启动,化作流光向着前进二号基地行星而去。

    那两艘战舰也派了数千个监控飞行器与三百多艘飞船向着星系各处而去。

    军方展现出了极高的行动力,在最短的时间里开始了追捕。

    曹园受伤如此之重,又不惜耗尽真元斩出了那一刀,今夜还能逃出去吗?

    ……

    ……

    中年人回到了另一艘战舰里,站在窗前望向前进二号基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数十台战斗装甲以及基地飞行器带起的流光,把行星黑暗的那面织出来无数道彩线。

    时间缓慢流逝,没有找到曹园的踪迹。

    紧接着,去往星系各处的飞船也发回消息,没有任何发现。

    中年人坐回桌边。

    桌上放着一杯清水。

    他的手臂搁在扶手上,手指自然垂到桌面上方。

    他的拇指与食指上有两道极细的裂痕。

    那两道裂痕确实非常细,即便用显微镜都难以看到,感受却是那样真切……的痛。

    刚才他用这两根手指捏住了曹园的铁刀,原来还是被刀意所伤,仙躯竟无法自动修复。

    这种小破口真的很令人心烦,他这时候就很烦。

    动用血魔大法杀死那些暗物之海的怪物,顺便杀死那些生活区里的人们,是他刻意为之。他本以为那个叫曹园的刀客,看着运矿船上的同伴尸体,会生出很多感慨,甚至流些眼泪,没想到对方什么都没想,就那般木讷地举起刀来。

    如此淡定,你还来杀我做什么呢?看看,接着不就是自己要死了吗?

    想着这些,他越来越烦,觉得手指上的小破口越来越痛,忽然动意,把两根手指伸进杯子里的清水中。

    随着这个动作,中年人的镜片上出现了数道明亮的细光。

    那是水里生出的极细刀光,看着就像是线。

    下一刻,清水渐渐分离,如被切开的琉璃一般,却又是那般脆弱,颤巍巍地似是随时可能崩塌。

    刀意断水?

    中年人挑了挑眉。

    只听得擦擦数声轻响,玻璃杯生出数道裂缝,就此裂开,清水浑着极淡的血色洒的桌上到处都是。

    一个少年军官从房间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说道:“赤松将军,请注意时间。”

    说话的同时,少年军官开始擦拭桌上的清水,也不知道他的抹布在哪里,很快便弄干净了。

    中年人说道:“印海星云不远,再等三个小时。”

    联盟标准时间三小时后,还是没有人能发现那座血佛的痕迹。

    退出畅读模式,可以看完整内容。
幻月 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